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公司新闻 > 厉无畏:用文化创意驱动城市转型(下)

厉无畏:用文化创意驱动城市转型(下)

2014-06-04 15:40:30   旅游观察


    城市是个生命体,需要在寻找与突破中不断发现新的自我,更需要在蜕变与超越中,释放属于自己的青春与朝气。然而当一个城市走到自身发展的节点时,当转型已迫在眉睫,需要涅槃重生时,如何选择将变得至关重要。
    面对城市成长的烦恼,应如何发现自身的优势、特点、禀赋,应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突围?2014年4月11日由德安杰承办的廊坊“旅游业创新发展大会”上,《旅游观察》首席记者马凤仙采访了“中国创意产业之父”厉无畏老先生,或许从他那里,我们能借来些许温暖的光……

奥兰多,够牛

    一座城市,尤其旅游资源先天不足的城市,想要大力发展旅游,打造“主题公园”似乎已成为大家争相追逐的一条终南捷径。
    那么,“主题公园”究竟是个什么东东?总的来说,首先要是一个具有创意性活动方式的娱乐场所;其次创意的主题要包涵某种特定文化,并通过高科技手段将虚拟环境真实还原,简单来说就是将不可能变成可能;最后是将一个主题情节通过一系列具体项目,贯穿于整个休闲游乐活动之中。
    对于主题公园的打造,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迷人小城——奥兰多是个成功的典范。奥兰多市区人口并不多,仅18万左右,不过每年游客接待数却高达2500万人次以上。这么高的旅游人气,奥兰多到底凭的是什么?
    是靠名胜古迹,还是靠美不胜收的自然景色?都不是。奥兰多的成功秘笈是一系列主题乐园的成功打造。
    当下的奥兰多可以说容纳了世界上最多的主题乐园,如华特迪斯尼世界、爱普卡中心、环球影城、冒险岛乐园、 海洋世界等,不仅风格迥异,而且老少皆宜,正是这些无中生有的创意造就了其全球独一无二的观光地位。
    其实上世纪初的奥兰多,还仅是一个以柑橘种植为主的农业城市,由于欣欣向荣的农业带动了当地的铁路和房地的发展,因此大家还给它起了一个有趣的名字——“橘子皮城市”。
    50年代后期是奥兰多太空时代的开始。因为,格伦马丁公司决定在此地制造导弹,建立肯尼迪航天中心。对一座城市的发展来说,这是奥兰多的一次大的转型与跨越。
    在奥兰多向旅游迈进的过程中,迪斯尼乐园的落建是另一个新的开始。
    由于阳光充足,以“迪斯尼乐园”为主题的公园决定落户于此。1971年乐园建成后,这里成了一座拥有最新电动游乐设备、占地广袤的游乐园,每年可以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上千万游客到此体验迪斯尼带来的快乐。
    在迪斯尼乐园里,有一个充满西部风格和冒险性的大雪山飞车,游客乘上一列豪华游览火车,穿过原始西部的荒原,冲过神秘洞穴,沿途经过1849年的淘金小镇,进入一个金矿隧道,地震及山崩接踵而至,游客惊魂未定,间歇泉又突向高空喷出水汽,整个体验过程非常壮观。
    在奥兰多,与迪斯尼相映成趣的,是以科学幻想为主题的“未来世界”。这个游乐中心占地105公顷,分为未来世界和世界橱窗两部分。在这里,游客可以乘坐观光列车从史前时代驶入21世纪,还可乘坐舞台列车抵达洪荒世界,看到化石燃料如何形成等,整个过程感觉十分逼真,是一次极生动的科普教育体验课。
    除此之外,在奥兰多环球影城的冒险岛区,还有另外一个主题公园,即由华纳兄弟与环球影城公司于2009年投资数十亿美元合作兴建的“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其中霍格沃茨城堡与人工白雪覆盖的霍格莫德村,将哈利波特书中的魔法世界真实地呈现了出来,或许这也是奥兰多每年能吸引大批游客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奥兰多吸引游客的不只是这些主题公园,同时还有自己的高技术走廊——佛罗里达州的硅谷。正是由于如此众多主题公园和高科技产业的存在,才使得奥兰多充满各种创意的旅游业迎来了一次又一次发展高潮。

龙城常州

    那么,在我国有没有像奥兰多这样的城市呢,或者说,有哪些城市也可以采用奥兰多的发展模式?
    如果仅从主题公园打造来说,我国已经建成了一批林林总总的各种形式的主题公园,不过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并引发常年持续井喷旅游现象的倒是寥寥可数,如开封的清明上河园、西双版纳的傣族园、深圳的世界之窗、西安的大唐芙蓉园、昆明的世博园、金华横店的影视城、银川的镇北堡西部影城等。
    就城市而言,想打造成东方奥兰多的地方还真不少,如河南的中牟、安徽的芜湖、浙江的温州、广东的珠海等都打出了要打造“中国奥兰多”的口号。然而真真正正有“中国奥兰多”之实的,非江苏的常州莫属。
    常州没有名山大川,没有名胜古迹,旅游资源相对匮乏。但从2012年五一小长假的情况看,却有近26万人涌进常州城。他们正是盯住常州的三大主题公园(常州恐龙园、常州嬉戏谷、常州淹城春秋乐园)而来。因为拥有这三大主题公园,常州被外界称为中国的奥兰多城。
    应该说,常州的奥兰多之路始于无中生有。常州是我国的“龙城”,至于为什么叫“龙城”,有的说与常州的城垣形状有关,有的说源自当地的一则神话有关,还有的说与常州出了很多皇帝有关。既然叫龙城,那么能否仅仅围绕“龙”来做一番文章,通过打造主题公园的形式,让当地的旅游获得新的发展动力呢?
    常州在等一个机会。1996年,原国家地矿部为保护一批珍贵的恐龙化石,拟建一个新的博物馆,但考虑到北京旅游资源过密,便有了将博物馆建在地方上的打算。而嗅觉灵敏的常州及时“出击”,争取到了这个难得的机会。
    俗话说,好事成双。对于常州来说,另一个好消息是,当时由于电影《侏罗纪公园》的热播,在全球掀起了一股恐龙热潮,那么常州要想做好“龙”的文章,不能仅靠地质部给的那些化石,于是大家就有了是否可以将恐龙化石与科普、娱乐和文化结合起来,从几块化石的博物馆,到以恐龙为主题的“中华恐龙园”的设想。
    1997年9月,中华恐龙园奠基开建。2000年9月20日,中华恐龙园正式对外开放,开园头三个月就吸引了30万游客。2001年,常州被评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恐龙园是最大的功臣之一。
    将游客吸引来,是成功的第一步,接下来能否将游客更长时间的留下来,才是获取利润的关键。毕竟游客们匆匆来,匆匆走,不是常州搞旅游的最终目的。因此,除门票收入和向游客提供吃、住、购、娱等一条龙服务之外,“恐龙园”又从单一的旅游景点,慢慢向旅游综合体——环球恐龙城转变。
    从常州的整个旅游发展之路看,本身并不出产恐龙化石的常州,凭借着一篇无中生有的好文章,通过一系列“资源开发与文化演绎”,硬是活生生将自己逼成了“中国的奥兰多” ,走出一条颇具特色的成功之路。
    2011年,由国际主题公园及景点协会主导,国际主题景点业内权威组织TEA及顾问集团AECOM Economics联合发表的全球主题景点专题报告中显示,常州中华恐龙园在全亚洲数千家主题公园中名列第十一位,同时位居中国第四位。    
    对于常州的中国奥兰多发展模式,“中国创意产业之父”厉无畏给出了五点启示:一是独特的恐龙主题,先入为主,占领市场;二是“1+1>2”的产业扩张,培育品牌,扩大影响力;三是综合配套,从单一景点走向旅游综合体;四是多渠道推广,不断开拓市场;五是制定行业标准,引领行业发展。

文化的演绎

    在城市转型升级的路上,对那些想走“资源开发、文化演绎”之路的城市来说,常州发展旅游的文化创意模式值得借鉴。
    当然,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想要转型升级,资源必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基本要素。
在传统经济中,劳动力、自然资源和资本占据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地位,人力资本的发挥更多地依赖于其他资源的存在与应用。然而在知识经济时代,经济发展过程中主导性资源出现了划时代的变化,即人力资源和知识成为主导资源和驱动力。当人的创造力成为主体资源,资源的内涵和外延得到了更深刻和广泛拓展,一些具有历史文化积淀的物质载体、民间传说、民俗风尚、小说故事等等,均可纳入资源的范畴,加以开发和利用,成为促进经济增长有用的资源。
    不过,这种开发和利用的成功与效果,则更多取决于人们创意的发挥和文化的演绎。当前,国内文化的演绎过程存在多种形式,其中,“秀”形式和“聚”形式较为普遍,尤其是“秀”已成为现在各地旅游产品和服务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
    何为“秀”?就是通过高科技和多媒体等手段,将传统文化中的精髓部分,较完好的沿续下来,并有所创新和发展。当然,更重要的是,通过“秀”来增强感染力,吸引消费者,在取得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的同时,使中华文化得以发扬光大。
    如“印象刘三姐”大型歌舞剧,在2004~2006三年里,共接待了160万观众,获得1.2亿多元门票收入,还有力的拉动了旅游业,三年里阳朔县旅游总收入从2003年的4亿元到2006年的9.65亿元,增加了5.65亿元。
    “聚”指的是“主题公园”的文化演绎样式。虽然中国有大量主题公园仍经营不善甚至亏损,但也不乏成功特例。只要结合地方特色,并准确地把握赢利模式,主题公园的演绎方式为城市旅游发展注入了一剂“温软良方”。

南海大开发

    文化旗舰项目,是科学与艺术的综合体。其主要是通过诸如歌剧院、美术馆、展演设施、会议设施、体育设施等文化设施及文化活动建设,带动地方经济再生。旗舰项目的功能,是将文化活动和不动产计划、商业功能整合在一起,促进市场的交互作用,建立起成功的市场效益。
    对于一个城市来说,经营好文化旗舰项目,可以盘活和经营文化艺术资产,可以对品牌无形资产进行运作和价值挖掘,还可以将所在城市打造成全球性城市地标,如芝加哥千禧公园、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和澳大利亚的悉尼歌剧院。利用传统文化,开发旗舰项目,将大大推进旅游经济发展。如海南省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泡沫经济破灭后一度比较困难,三亚市利用南山佛教文化,发展当地的文化旗舰项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三亚市的南山区,本来是一个比较荒凉的渔区,发展难题就是没有资本。当地政府想要开发它,该怎么办呢?最后,南山文化旅游开发公司的做法是,充分利用传统文化中“南海观音”和“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的传说,将该区打造成一个文化旅游区。
    南山区的开发理念是“大生态、大文化、大教育、大旅游”,即以生态建设为基础,以文化建设为核心,将南山建成具有中国特色和国际水准的生态文化旅游示范基地。整个文化旗舰项目的综合运作中,在严格遵循“文化为魂”的宗旨下,规划了数个主题景区,将传统文化和生态文化深深植根于每个项目、每个景观之中,并运用现代技术来提高其文化层次和品位。
    讲到南海的创意开发,厉无畏口中充满了赞许,他说:“绝妙的创意和精细的策划,引来了大量投资和社会捐赠。在各界的大力支持下,南山寺于1995年动工,1998年完工,总投资8亿元。建成后十余年来,南山区获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截止到2006年均游客量200多万,平均营业收入1.4亿元,成为海南省的纳税大户。”
    法国作家福楼拜说:“科学与艺术,从山麓分手,又在山顶汇合。”通过创意手法表现出来的文化产品,不仅能带来科技与文化高度融合后的视觉震撼,同时还会使人产生思想的震撼。
    这就是文化与科技融合的产品魅力,同时也是驱动城市转型,向文化旅游升级必不可少的核心要素。
   (本文刊登于 《旅游观察》,由首席记者马凤仙采写)